专题

在以色列喝一杯,如何装老司机?

令人兴奋的以色列啤酒、葡萄酒以及烈酒产业 [Food Republic]

《Food Republic》走访以色列的特拉维夫、耶路撒冷和海法,探寻这几座城市中欣欣向荣的葡萄酒、啤酒及烈酒产业。亮点不仅有本地自酿葡萄酒,精酿啤酒与阿拉克,这种由茴香籽加时令水果蒸馏而成的酒,被称为是以色列的国酒。

  • 自1948年独立以来,以色列从禁酒一步步走到今天,发展出了可以与纽约媲美的夜生活。
  • 作为第一个用在沙漠里种出来的葡萄酿酒的国家,以色列的葡萄酒正受到来自世界的关注。还有国内已存在有十余年的精酿啤酒产业中也出现了像是Beer Bazaar 这样供应国产精酿啤酒的酒吧,以及Alexander Brewery这家最受欢迎的精酿品牌;而烈酒界不仅有国酒阿拉克,还有来自海法、现已行销美国的Tubi 60——它深受嬉皮士喜爱。

 “低浪费”啤酒厂探秘 [Outside]

《Outside》网站报道了四家美国啤酒公司如何运用科技、家禽以及废水酿出美味啤酒。

  • 从果味IPA到木桶陈年,酿酒商现在又想出了更有效利用水资源的创意——用废水来酿酒。此举由啤酒商提出再合适不过,要知道,平均每七桶水才能生产出一桶啤酒。
  • 领跑此项活动的四家啤酒厂分别是:Stone Brewing(响应圣地亚哥政府在2035年前实现 “从干净废水中获取三分之一饮用水” 的号召)、Half Moon Bay Brewing(水源来自剩余的洗澡水以及水池,据说经过无数次过滤后尝起来更好喝哦)、 Oskar Blues Brewery(在罐装过程下功夫来降低废水率,还将多余的酵母送给当地的农民当做家禽的饲料)、 Founders Brewing(最认真的一家——专门请了一位可持续发展协调员,换了更有效的清洁系统,还引进了蒸汽冷凝机,效果显著)。

威士忌是如何超越朗姆酒成为美国标志性烈酒的[Food & Wine]

鸡尾酒历史学家Fred Minnick在新书《Rum Curious:The Indispensable Guide to Tasting the World’s Spirit》中提到,威士忌在美国的地位跃居于朗姆之上的背后推手其实是政治。

  • 朗姆是美国经济和文化的受害者,历史上政府曾对朗姆课收重税,进口的朗姆税率更高——1822年,牙买加的朗姆曾被征收75%的高税,西印度的朗姆则高达110%,酿造朗姆用的糖蜜关税也在30-40%左右。
  • 威士忌以及酿酒用的谷物的课税则低很多,价格劣势让朗姆酒制造商丢掉了市场。1820年代末,除了少数与加勒比国家贸易关系密切的东部沿海地区,威士忌已经在美国绝大部分市场取代了朗姆酒的地位。

 

Ian Burrell 在全球范围内呼吁针对朗姆立法 [Drinks International]

还有一条关于朗姆的新闻,Ian Burrell针对朗姆缺乏法律监管现象发声。百加得同意他的看法,并欢迎更多法律规范。

  • 全球朗姆酒大使Ian Burrell在百加得传世鸡尾酒大赛的决赛中表示,朗姆酒缺乏类似威士忌或干邑的统一的法定标准,导致它背负了“海盗的烈酒”的坏名声。
  • 百加得全球品牌大使Dickie Cullimore表示,在一些地区朗姆酒的生产勾兑缺乏监管,对品牌商和消费者都带来负面影响,最终使得朗姆酒整个品类受损。

鸡肉梅斯卡尔 [Roads & Kingdom]

作者实地探访墨西哥城内一家酒吧La Nacional,这里的鸡胸梅斯卡尔酒是佐以酸橙汁与烤红薯的。

  • 这是一家专门喝梅斯卡尔的酒吧,酒单上整整有100余款梅斯卡尔。
  • 作者还携友人去品尝了一款鸡胸梅斯卡尔,一种经由三次蒸馏,用到生的无骨鸡胸肉酿出的佳酿。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