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迷必读

一周酒闻推荐:古老的葡萄酒,并不是越苦越好,以及吉普赛酿酒人的归宿

有望应对气候变暖影响的古老葡萄复兴 [The Atlantic]

全球已开始变暖,西班牙葡萄酒巨头Bodegas Torres正通过培育已灭绝许久的古老葡萄品种来解决这一无可避免的问题。答案便是那些可以在炎热天气中存活的葡萄品种。

  • 逐渐升高的温度正导致农作物早熟,也间接促成了葡萄酒品质的提升。但随着温度继续攀升,这些地区也将变得不再适宜生长那些主流的葡萄品种。
  • 为了辨认与种植古老的葡萄品种,这家西班牙酒厂做了DNA分析,从葡萄藤根茎中分离纤维,让提取出的纤维在植株体外培植,再将其转化为无土的矿物溶液,以此来获取更多生物量。健康的葡萄藤在附近几种不同气候的葡萄试验园中种植,最终酿制成酒。
  • 尽管酒庄已经复活了古老的葡萄品种,政府还是需要近20年的时间来认可这些品种,并为其大批量种植开绿灯。

曾经一度的精酿啤酒界宠儿,New Belgium Brewing正挣扎着成为国民品牌 [Forbes

美国科罗拉多州的精酿啤酒商New Belguim在其扩张成为国民品牌的过程中发现,并非市场越大越好。面对着下滑的业绩、员工辞职与可能被Big Beer公司收购的问题与潜在风险,《福布斯》的这篇文章探讨了作为后起之秀应如何在扩张中坚守品牌特性。

  • 在扩张过程中,New Belgium发现自己“不是太大也不是太小”,相比于小型精酿商来说,它们没什么吸引力;又较之业界巨头还相去甚远。
  • 公司一方面想要通过扩大规模来提高利润,但也因此背上巨额债务,还面临着被收购的压力。
  • 他们也有针对性地推出了一款定价稍低的啤酒,但“在很多啤酒极客眼里,New Belgium被认为是精酿啤酒界的百威”。

男人糟透了:Zacapa的朗姆酒混酿大师,雄性职业世界中的女强人 [南华早报]

Lorena Vasquez

Lorena Vasquez是Zacapa的酿造师。她向文章作者说出了从混酿朗姆酒、不同还把高度陈年,还有到自己如何应对行业中大男子主义的种种。

  • Vasquez的工作在于从不同酒桶中挑选出朗姆酒试样,并预测它们将如何成熟。之后她便将其混合“像是一幅画那样——每桶中的朗姆都是不同的‘色调’。混酿的过程就像是画家的艺术品创作一样。“
  • 为了保持味蕾的敏感,Vasquez从不吸烟,也不会吃任何太酸或太辣的食物,更是绝不会碰那些含有人工添加剂的食物或酒饮。她大量地喝绿茶来清理自己的口腔,在吃过东西或是刷过牙的两个小时之内绝不会品鉴朗姆。她也从不会用任何带香味的化妆品。
  • 大多数朗姆都是在海平面陈年的,因为在这个海拔之上,气候温暖;但其实,海拔越高,气温越低,进入酒桶中的氧气也会越少。在高海拔熟成朗姆酒,Vasquez能够控制酒体成熟的速度,因此酿出香气、风味更加均衡的朗姆。

可食香水入酒——美味可口,持久留香 [PSFK

人类的味觉与记忆联系紧密,美国佛蒙特州一家香水工坊的两位兄弟正倾尽全力,研究气味芬芳的鸡尾酒香水来唤醒人们有关香味的记忆碎片。用像是“秋日篝火”与“漫步幽径”这样的名字,这些香水注定会带给人们多重感官体验,而非只有那一嗅便知的“姜”。

  • 我们通过两种方式感知气味:一种是鼻子的嗅觉,“情感更丰沛,也更优雅”;而另一种是在喉咙后部,通过“嚼口香糖、香菜与香芹所感受到的强烈且持久的气味。”
  • 这对兄弟针对于这两种不同的气味接收器官创作出了两种相应的香水:为鼻子打造的喷雾型,可以用来喷在酒饮上;还有便是为喉咙打造的“气味圣水”,是一种闻起来香,但却无味的溶液。
  • 这两瓶香水以同样自然的速度与分量散发出气味分子,与空气清新剂不同,后者散发出的大分子并不会在空气中自然扩散。

你究竟需要多少苦精呢?三位顶级调酒师为你献计[Australian Bartender]

一些调酒师会用到三种苦精,另一些则是全盘皆收。这篇文章为你解答到底多少苦精才算多,以及那些是必要之选。

  • 悉尼Long Chim餐厅的James Connolly,与布里斯班Cobbler的Ella Rhodes两位都是只放安歌天娜苦精、裴乔式以及橙味苦精。
  • 而Eau de Vie的Nick Cozens却并不认为“调酒师吧台中有大量苦精有什么错。在无法获取新鲜原料的时候,用不同味道的苦精试验有利于保证鸡尾酒出品的稳定性。”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