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酒吧

庙前冰室团队新店将意大利咖啡馆文化引入广州

Left to right: Hope & Sesame's Andrew Ho, Amethy Huang, Bastien Ciocca and Marcia Xiao

庙前冰室的第二家分店将准星锁定于欧洲传统,但亦不忘本地风情。Elysia Bagley撰文。

作为广州的第一家怀旧地下风酒吧,开张三年的庙前冰室,已经成为中国酒吧圈里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去年11月,在2018年饮迷酒吧行业颁奖盛典上,她将年度酒吧(中国大陆)和最佳鸡尾酒单两个奖项斩获囊中。而在向来为帝都和魔都酒吧所霸占的中国最负盛名的鸡尾酒吧排行榜中,她也仅用几年时间,便锁定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如今,庙前冰室团队开始倾力打造他们第二家概念店:一个藏身于传统中国市井街巷中的传统意大利咖啡馆。

与庙前冰室仅有几步之遥的Charlie’s庙前咖啡,坐落于一栋古老的三层砖楼中。无论是尚少为人知的手工咖啡,还是略加变化的经典意大利鸡尾酒,亦或是两者的本地化混搭,在这里,你尽可感受到现代欧洲风格与中国情调的完美融合。在广州,这是一种全新体验。尽管可能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广州在国际化餐饮吧这一领域,却仍是一个有待发展的市场,而庙前冰室的创始人Bastien Ciocca和Andrew Ho对此了如指掌。

已经在酒吧江湖中行走多年、并且均拥有酒店和餐厅业背景经验的两位创始人,希望他们的下一家分店可以进一步拓展探索两人的兴趣所在,并将自己的过往点滴纳入其中。“我们不想一门心思地盯在一件事上,”Bastien说,“我们对与餐饮业有关的一切都充满激情,而且都是疯狂的咖啡迷,这与酒吧业和餐厅业是截然不同的一条路。我们想要打造一个让咖啡成为绝对焦点的所在。”

庙前咖啡于是闪亮登场:在这里,咖啡鸡尾酒和花式咖啡被摆在前线。此处的咖啡品类在中国仍相当独特,但在意大利却路人皆知(确切的说,主要在意大利北部地区)。“如今到处都有新的咖啡店不断冒出来,但每个人都是那老一套:不是日式咖啡就是澳式咖啡,要么滴流,要么手冲。这些风格多少有些刻板生硬——我们希望来一个180度大转弯,搞点本地人还不知道的新花样。”Bastien说,“因为在广州,人们对咖啡的了解实在还不算多。”他接下来指出,尽管大家对拿铁或美式咖啡这些标配已经了然于心,但在庙前咖啡,他们还将接触到那些尚少为人知的品类,比如像Cafe Anisette和Cafe Corretto这种单纯添加酒精的咖啡饮品,以及其他一些更复杂的选项。拿Bicerin来说吧,这种来自意大利都灵的传统饮品含有浓巧克力酱、意式浓缩咖啡和冷奶油,丝滑的口感层层推进。当然还有招牌产品Charlie’s Shakerato,系由意式浓缩咖啡、干橙皮利口酒和糖加入冰块后放入摇酒壶中混合而成。在广州,你不太可能在其他地方找到这些花样。

正因如此,来自咖啡世界的大多数店员很愿意在服务和店面细节上为宾客提供一些额外的互动。一个例子,是他们的私属摩卡壶服务——这可深得当下市场风行审美的三味。下单后,送到桌前的,将会是一个置于迷你瓦斯炉之上的奇巧可爱的红色摩卡壶,令客人得以亲眼目睹整个咖啡煮制过程,随后提出问题。“我们不想用太复杂的东西把顾客吓跑,只是想展示一下,‘看,我们这儿是这么玩儿的’。我们想要打造出一种情调,让人们对眼前事物既有某种熟悉感,但又希望我们能够提供更深入的介绍。这就创造了更多对话的机会。”很快,他们还将推出关于咖啡烘焙和手冲的大师课,令咖啡文化教育更上一层楼。

庙前咖啡团队喜欢“高扬‘中国制造’大旗”,这里使用的未经烘焙的咖啡豆,大部分来自云南,作为招牌的拼配意式浓缩咖啡豆,也采购自推行公平贸易的咖啡种植园。这些咖啡豆由驻店烘焙师每日使用本地制造的烘豆机新鲜加工而成,也供售卖。此外,团队正在研发将自家优选咖啡装入由生物可降解材料制成的Nepresso咖啡胶囊中,目前项目已进入最终阶段。这样一来,顾客便可以下单订购包装好的咖啡,随时享用超级新鲜的风味。

以设备而言,庙前咖啡的镇店之宝,就摆在一楼大堂正中:一座Victoria Arduinoa意式浓缩咖啡机。全手工操作,周身没有一个按钮,金光闪闪的镀铜机身,东一个西一个的杠杆、球状把手和压力表,这台机器本身就能引发长篇大论。“咖啡师们第一次看到它时,都嚷嚷着说,‘哇,太可怕了!’因为要是研磨度不对的话,压力根本无法通过。就拿最新款的法拉利打个比方吧——开起来极其容易,几乎令人失望。但如果开旧款的话,你就能感受到所有一切,知道自己哪儿做得不对。”对于Bastien来说,让人们了解到饮品背后的学问奥妙,这是一个关键,而且会让所谓的意大利概念变得更地道。

在从上午到下午这一时段,庙前咖啡就是一家舒舒服服的咖啡馆,但在晚上5点之后,她将迎来餐前酒时光。这里的鸡尾酒单分四部分:咖啡鸡尾酒、气泡酒饮、马天尼和烈酒。其中每一类都由五种家喻户晓、但却加入庙前咖啡独特元素变化而成的酒饮组成。令Bastien和Andrew尤为自豪的,是用浸入本店烘焙咖啡后蒸馏出的金酒制成的Coffee Negroni。Bastien表示,这款酒饮或许听起来不像其他调酒师的作品那么令人兴奋,但却是他们的最爱,而且过程中颇经一番苦功,才达至善至美地步。同样令他们心醉神迷的,还有作为本店招牌的The Charlie’s:一款混合了庙前咖啡利口酒、咖啡富佳娜朗姆酒、意式浓缩咖啡和盐味马士卡彭奶酪的咖啡饮品。

这里的另一个主打概念,是阿玛罗。这款酒对于Bastien意义非凡,而且会在庙前咖啡的酒单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呈现。“我祖父就是配制阿玛罗的——他一辈子都在酿酒:葡萄酒,利口酒,烈酒,等等等等——我想要与大家更多分享我成长中经历的点点滴滴,”他说。在吧台之后,你甚至可以找到一瓶快有60年历史的、由他祖父亲手酿制的酒。

接下来,庙前咖啡还将推出自制意大利面和其他意大利小馆家常菜——没那么多花头,不过是一些让人吃起来格外暖心的“外婆拿手菜”,用他们的话说,走的是新鲜、家常和简单够味儿路线。这也是他们给新店取名庙前咖啡的原因之一:此处并非一家高大上范儿的餐厅。“我们想要打造那种典雅的、私密专属的感觉,但话虽如此,这里仍是一个相当随意的地方。团队成员都穿白上衣,打红领结,就像意大利北部小馆子里那样,而这儿的气氛,也让来宾觉得在着装上尽可随心所欲:精心修饰亦可,不那样也无妨。所有这些,都有助于提升品质感。”

庙前咖啡,广州市越秀区东山启明一马路1号庙前咖啡, hopeandsesamegz.com/charlies

配方(点击查看)
The Charlie’s

配方(点击查看)
White Lady

Leave a Response